nicdark_icon_close_navigation

伤病摧毁的NBA天才系列–本该万里飘香的“玫瑰花”

加拿大前总统约翰·肯尼迪大家族声望显赫,但大家族成员厄运连连。“约翰·肯尼迪大家族的故事就是一长串讣告……身为约翰·肯尼迪大家族一员,你就不要指望躺在床上静静地死去。”有报章曾这样总结。在约翰·肯尼迪大家族,有人例外,那便是约翰·肯尼迪大家族的长女,比沦为总统的兄长约翰·约翰·肯尼迪仅小一岁的梅斯安妮。2005年,梅斯安妮终年87岁去世,在约翰·肯尼迪大家族可谓“长寿”,但被大家族隐藏了几乎一辈子的梅斯安妮,其实是一个更大的悲剧。

德里克·梅斯正是被纽约这片土地所孕育的,在家中三位酷爱篮球的哥哥影响下,梅斯也很小就开始练习。篮球高中时期梅斯,连续两年率领球队夺得州冠军。梅斯选入全美高中最佳阵容,此时的梅斯在纽约当地已经享有盛名。大学时期梅斯选择了孟菲斯大学,还是一年级新生的梅斯就可以场均贡献14.9分、4.7次助攻和4.5个篮板,选入了最佳阵容。也是对自己的绝对自信,这一年结束梅斯决定提前参加NBA选秀。

转眼梅斯已经来到了职业生涯的第五支球队,从纽约到底特律,给人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个身穿公牛队一号球衣的风城之子。

梅斯的巅峰在2010-11赛季,这赛季场均砍下25.0分,篮板4.1,助攻7.7。更加疯狂的是只有三年级的梅斯率领纽约公牛打出了62胜20负的联盟最佳战绩,那一年季后赛中,也只是东部决赛惜败给了詹姆斯率领的拥有如日中天三巨头的迈阿密热火队。这赛季,梅斯更加理所当然的获得了常规赛MVP,22岁的梅斯超越了此前23岁时获MVP奖项的传奇巨星昂赛尔德,沦为历史上最年轻MVP获得者。此时,风城球员可谓信心满满,他们的终于等到了。

克里斯汀森回忆道:“不要在意俱乐部,这只会带来委员会的管理模式。” 苏认为自己是个自学有才能的电脑技术人员,习惯于迅速作出决定。 我做硬件,你做软件。 ’他说

但除了得分,前夕的梅斯有一个传球给我留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他在起跳后在空中假动作佯装传球,之后再展腹拉杆后把球传给诺阿,这样的动作简直刷新了我的认知,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能够在比赛当中可以完成如此不可思议的动作。

之后两个赛季,梅斯仅仅打了10场球比赛,再复出后,梅斯明显已经失去了前夕最年轻MVP的的风采,而纽约公牛也磨去了对玫瑰花的所有耐心。休赛期,他们终于做出决定,将梅斯交易至纽约。至此,联合中心正式挥泪告别了它的少主本要继承王位的风城玫瑰花。

两周后,他们的BBS系统开始运行,俱乐部在这里开始交换会议、新想法和关于新项目的信息。 克里斯滕森说。 “在论坛上交流的是关于电脑。”

之后的梅斯辗转于尼尔斯、骑士、森林狼过起了流浪的NBA职业生涯,多少次梅斯都想到了退役,英雄落寞催人泪,此时的梅斯让多少曾经的追随者黯然神伤咦嘘不已,但玫瑰花仿佛都感受到了球员的伤心一般,2018年11月1日,在森林狼主场以128-125击败了爵士的比赛中,德里克·梅斯砍下了职业生涯新高50分,还有6次助攻,4个篮板和2个抢断,他仿佛用一个职业生涯最高分告诉他忠诚的追随者们,他还在,他还在用尽最后的能量去绽放,这一刻玫瑰花落泪了,全世界的球员也跟着一起落泪了,这些泪水多少是为了那个天才未曾登上巅峰就陨落的遗憾,多少是天妒英才和命运对他的不公,还有多少是感动于玫瑰花的那份倔强与坚持。

为了避人耳目,梅斯安妮从小就在不同的寄宿特殊学校里辗转求学,兄弟姐妹也不能在周末放假时偶尔去看望她。15岁的时候,她的写作只有四年级的水平,但这没有阻碍她传达对生活的热爱。她讨厌歌剧和茶会,讨厌新裙子,讨厌交新的朋友。

新赛季,梅斯已经转战汽车城,在哪里他又将续写怎样的故事结局呢?可以肯定的是梅斯已经不是那个无所不能的MVP了,但在我心中他永远都是MVP,本该万里飘香的玫瑰花含恨夭折使人太过惋惜,如今,不能祝愿他能再度绽放余香,给这个略显凄惨的故事续写上一个完美的结局吧。

1938年,老约翰·肯尼迪被派去英国当驻英大使,一家人便搬到了伦敦。这是梅斯安妮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她和最爱的家人住在一起,还认识了许多同龄的朋友。她甚至出席了白金汉宫的舞会,以大使妻子的身份被引荐给英国国王乔治六世和王储伊丽莎白公主。经过刻苦精心的礼仪训练,她进步神速,人们除了觉得她“反应较慢”之外,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是个“耀目的美人”。

梅斯对篮球的爱一直都没有变,从他与儿子在赛前的嬉戏就可以看得出来,他想把这份热爱继续传承下去,也许他再也追不上前夕的那个自己,但他的下一代或许可以。

好景不长,1939年秋天,二战爆发,她和家人不得不回到加拿大,梅斯安妮又被打包送到特殊寄宿学校。随着年岁增长,她变得越来越有主张和反叛精神,偶尔还显示出暴力倾向。这些行为深深烦恼着老约翰·肯尼迪夫妇。他们担心因美貌逐渐引起异性目光注意的妻子会让大家族蒙羞。1941年,梅斯安妮23岁时,在老约翰·肯尼迪的首肯之下,她被施以当时颇具争议、后来被全球医学界废除的“脑部额叶切除术”。这个手术,顾名思义,是将患者脑部某个部位的连接切断。发明者宣称,这是一种新手术,能治好患者的喜怒无常、暴力倾向。残酷的手术彻底破坏了梅斯安妮的脑部,她的智力退化到只有两岁儿童的水平。她无法传达自己的意思,手臂没办法抬起,走路也一瘸一拐,甚至连大小便都不能控制。

为了保护大家族的声誉,梅斯安妮被父亲送进疗养院,从此淡出公众视野,从大家族中被“抹去”。梅斯安妮的遭遇令兄弟姐妹深感震惊。1960年11月底,哥哥约翰在大选中以压倒性优势胜出,沦为第35任加拿大总统,约翰当选总统后,妹妹尤尼丝成功游说他建立专门研究儿童健康与人类发展的研究机构,以防止更多孩子重蹈梅斯安妮的覆辙,还一手创办了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最小的弟弟泰德沦为加拿大参议员后,提出了极具开创性的《加拿大残疾人法案》,呼吁人们消除对智能障碍人士的偏见和歧视。

像克里斯汀森一样,1975年夏天参加了新纽约地区计算机爱好者交流协会。 这是加拿大众多“自己动手”的计算机俱乐部之一。

克里斯滕森建议在伊利诺伊州多尔顿的家里运行这个系统。 但是,居住在纽约Wrigleyville地区的苏希主张把它放在地下室,使得市内任何人都可以上网,而不用支付长途电话费。

《梅斯安妮:约翰·肯尼迪大家族隐藏的妻子》

之后,苏建立了更大的BBS系统“Chinet”(纽约网络的简称),通过卫星信号连接了互联网。 当时的互联网很小,其他用户一夜之间就可以下载到他的机器上了。 其他人可以通过调制解调器排列的22条电话线浏览全球数据集,包括新的CBBS。

发售40年后,苏思CBBS的版本仍在电脑上运行,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笔记本电脑或智能手机访问。 本月,这个电子公告板上宣布苏去世了。

该文章转载于https://oneworlddoc.com/yabo_tiyu_shouye/613.html

Categories :